怎么破解推广增加次数的软件

头像Posted by

京都女学的环境也很优美,不仅有许多枝繁叶茂的大树,路旁也种满了花花草草。除此之外,还建了好些个小亭子。

安安与尚晓玲于晴三个人吃过午饭,看到一个凉亭无人就走了进去。

一坐下,于晴就开始吐槽:“这饭堂是越来越没下限了。说是土豆炖牛肉,我就吃到一块牛肉还只有指甲盖那般大。”

尚晓玲只打了一个茄子炒豆角,所以听到她吐槽也不好发表意见。

安安也说道:“不仅看不到肉,味道也是一言难尽。上次我去文华堂吃饭那土豆炖牛肉不仅肉多,味道还特别好。”

京都女学不交伙食费,她们去饭堂吃饭都是自个点菜付钱。不像文华堂的学生每个月固定交一笔伙食费,然后去饭堂随便吃。当然,只要不浪费随你吃多少。

于晴白了她一眼说道:“你说得这不是废话。文华堂饭堂的厨子那都是大师级水准,他们炒的菜能不好吃。”

安安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可惜我成绩不好,考不了文华堂。”

于晴压低声音说道:“安安,只要有门路也能进。清舒姐得长公主喜欢,兰山长也看重她,想想办法应该能将你弄进去。”

尚晓玲不由捏紧了衣角。

安安摇头说道:“不要,考不上走后门没意思。而且走后门进去的那都安排在六班。六班的学生都是豪门贵女,我姐能跟她们处好关系我可没这个本事。”

“不过我姐跟我说过,若我实在想去文华堂念书,等我毕业以后可以让我去里面做个旁听生。”

露肩大胸萌妹子温柔狂撩床上写真

这样,也算是圆了她的梦想了。

尚晓玲犹豫了下问道:“安安,我听说你姐姐这次不参加选秀,为什么啊?”

于晴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为什么要参加选秀?高枝岂是那般高攀的。”

被指为正妃是福气,但也有可能被指为侧妃。侧妃还算好,生个一儿半女也有个指盼。可万一被皇帝看重留牌,还不得被玉贵妃弄死。

安安说道:“我姐的目标是像兰先生那样,将来在文华堂做个主事人。”

于晴乐呵呵地说道:“清舒姐姐的目标一定能实现的。说不准,兰先生就是将清舒姐姐当继承人在培养呢!”

下午放学的时候,三个人一起出了学堂大门。

等于晴走后,尚晓玲以蚊子似的声音说道:“安安,我想求你一件事。”

安安点点头道:“我们马车上说。”

上了马车,尚晓玲捏着衣角小声说道:“安安,你能不能借我两百两银子。”

安安一听这话就皱起了眉头:“你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?”

两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。像她们家开销很大,大头在衣裳首饰跟文房用品上。可除却这些跟人情往来,家里每个月开销其实也就在五十两银子内。两百两银子,够她们用三个多月了。

尚晓玲涨红着脸说道:“我二哥前些日子说了一门亲事,已经定了下聘的日子。谁想我三哥嫌我娘置办的聘礼比大哥当日的少,为这跟我娘闹了起来,把我娘都给气病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尚晓玲苦着脸说道:“我二哥前日说了,若是我娘不给他置办跟大哥一样的聘礼,那他就去钱家做上门女婿。”

安安想也不想就说道:“那就让他去做上门女婿好了。”

尚晓玲一哽,说道:“要是我二哥去做了上门女婿,我爹娘出门还不得被人笑话死。安安,你放心,等过段时间我们家里手头宽绰了,我就将这钱还你。”

安安问道:“跟我借钱,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娘的意思?”

尚晓玲垂着头说道:“是我的意思。我娘昨日去舅舅跟姨母家借钱,只借到五十两银子。”

听到这话,安安不由问道:“你娘当初给你大哥置办的聘礼,花了多少钱?”

“三百两,后来娶亲又花了一百多两。我大哥娶亲差不多将家底都掏空了。”说到这里,尚晓玲眼眶都红了:“那些银子都是往年存下来的。这几年我们都大了花销也越来越多,家里存不到钱了。”

听完这话,安安看着尚晓玲的神色就有些复杂了。开口就借两百两银子,而根据她家的情况谁知道猴年马月能还上。

当然,若是尚母生病或者其他急用,这钱哪怕要不回来她也会借。可借给她二哥置办聘礼,安安是不乐意的。

可想着两个人的交情,安安也不好拒绝:“我家的钱都捏在我姐姐手里,两百两银子这么大数目我拿不出来,得回去跟我姐说。”

尚晓玲愣了下:“你不是管家吗?怎么手头两百两银子都拿不出来?”

安安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还是说道:“我只是帮着料理家里一些琐事,并不管银钱。再者去账房支银子,超过二十两银子以上都要得我姐的同意。”

“你、你那么多的月钱,就没到钱吗?”

安安摇头说道:“二十两的月钱看着多,但我经常在外面吃饭买东西。后来养小白又添了一项开支,并没存到什么钱。”

尚晓玲嗫嗫地说道:“那、那你姐会借钱给我吗?”

她都不愿借,更不要说她姐了:“不知道,不过我会好好跟她说的。”

尚晓玲拉着安安的手道:“安安,这事你一定要帮帮我。”

晚饭前,安安将这事跟清舒说了。说完,安安义愤填膺:“他要去做上门女婿那就让他去好了,尚家又不是只他一个儿子。”

就这德性,老了也指靠不上的。

清舒对这事没发表意见,只是说道:“这姑娘品性有问题,你以后离她远些。”

安安听了这话忙说道:“姐,晓玲她、她人挺好的。”

清舒摇头说道:“他爹跟我们爹一样也只是个小官,且也在清水衙门内。一年的收入满打满算,收入也就三四百两的样子。这么一大家子的开销,你觉得她什么时候能还你钱?我猜测,她压根就没想过还钱这事。”

“你这次借了,将来她有什么难事就会找你借钱的。”

安安摇头说道:“姐,晓玲她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清舒笑了下,说道:“那行,你等会去账房支三个月的月钱拿去借给她。”

安安点点头。